主页 > 知识 > > 正文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政府官员坑害外地投资人

  

  招商引资

  1993年3月,牡丹江市政府为落实省委省政府在全省实施50个农贸市场建设的部署,开辟郊区兴隆镇区域为开发区,郊区政府指令兴隆镇政府建设,兴隆镇经土地规划部门审批中乜河村【简称村委会】集体土地2万平方建市场,因临建5年批文,镇政府指令村委会投建,村委会因临建也不扯,便隐瞒临建批文,于94年3月招引徐州市白云防腐安装工程公司第六工程处【下简称徐州六处】组织投资兴建,双方签约农贸市场合同,约定:待市场竣工后双方另行协议,徐州六处得70%产权,相关批件由中乜河村办理。合同签订后徐州六处即开工施建,到9月初徐州六处负责人吴昌华脑梗住院。9月4号委托受害人负责建设。9月23号吴昌华、受害人又组织合伙人参与投建。市场于95年7月竣工。
  市场竣工前吴昌华去世,徐州六处上级单位徐州市白云防腐安装工程公司(简称白云公司)法定代表人曹广忠和主管单位徐州市防腐蚀科学研究所(简称科研所)法定代表人曹广忠遂邮寄给楼主94年9月15日答复意见书,认可吴昌华委托受害人负责,竣工后邮寄了95年6月任命受害人为徐州六处负责人。
  市场竣工后,中乜河村向楼主提出待市场启动后再分配70%产权,并于 96年8月和受害人签约,明确市场工程债务由徐州六处承担。

  民事诉讼

  98年初郊区政府撤销,兴隆镇归属东安区管辖,区政府将市区周末露天家具市场搬迁到农贸市场与村委会分享摊位租金。徐州六处收不到一分钱,产生矛盾。2000年8月主管科研所起诉村委会,牡中院2001年9月15日下发判决书,判决村委会履行农贸市场合同。此时,恰逢市场用地征为国有并出让与浙江省温州市来牡丹江的房某地产开发公司为商品房建设用地。对此,村委会向受害人提出和解,条件是村委会上诉把一审判决撤销。2001年11月村委会上诉法院居然受理,省法院以村集体土地约定分配产权违法,撤销了一审判决,不发回重审也不再审。

  权利义务明确

  村委会收到判决对和解意思又拖了起来。科研所申请再审,村委会则与徐州六处、科研所签约2003年1月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约定市场6760平房屋动拆迁的补偿安置权利归属科研所、徐州六处,其中最后一条约定,本协议是双方诉讼一案最终结果形成的合同约定,也就是不管科研所申请再审一案什么结果,双方履行该协议书约定,一份附生效条件的合同。2003年9月再审一案又把一、二审判决撤销并发回牡中院再审,再审认定农贸市场合同约定产权违法,村委会上诉请求判决农贸市场合法,二审驳回。成就【现家具】协议书履行。

  国有土地上拆迁不办理拆迁许可

  2006年10月,牡市私企业主看好温州房地产开发公司使用的市场用地黄金地段,牡丹江市开发区管委会某些官员采用行政手段,指令没有拆迁资格的村委会强行拆迁。村委会被利用,实为被某些利益团伙操纵,目的就是要占有温州开发公司的市场土地,通过拆除市场的事实行为再把土地使用权更名。26日利益团伙组织社会恶势力,于晚间强行拆除经南岗家具市场,求救110、公安机关管不了,数天内6760平方米房屋夷为平地。拆除后不补偿楼主也不安置经营。无奈上访,直到2008年8月开发区管委会出具红头文件答复楼主:市场拆除是村委会,与开发区无关。

  再民事诉讼

  2008年8月,受害人起诉村委会赔偿停业损失。2009年10月开庭交换证据,村委会提交了2009年9月证明及2006年8月10日【拆迁通知】,意在证明市场拆除是开发区指令村委会拆迁,村委会不应承担责任。2010年10月牡东【2009】东民初字第219号民事判决书下发,认定受害人关于诉求被拆市场的补偿安置权益,应向行政机关主张。该判决书于2010年10月下发。村委会上诉,2011年2月驳回。

  拆一换一安置

  2010年10月15日民事判决认定受害人应向做出拆迁决定的行政机关主张被拆市场权利,实际受害人已在2010年7月以牡市政府为被诉人提起国家赔偿的行政诉讼,温州开发公司、村委会为第三人。9月末温州开发公司约受害人到了市政府法制办公室,签约意向安置家具市场协议书,竣工后先交付5000平方门市房屋,剩余面积评估现金结付,也等待民事、行政诉讼案确认受害人权利。此时房屋每平售价12000---15000元。

  东安区干预

  2011年5月村委会数百名村民围堵温州开发公司施建已封顶的数十栋28层楼盘工程,要求补偿安置拆除的村委会房屋600平方并带着家具市场,温州开发公司求救110,警察管不了。开发公司请示市政府,市政府指示东安区政府处理。东安区则让开发公司把家具市场补偿款都给村委会分发给村民,村民就不会围堵工地了。开发公司提议受害人应参加补偿,否则,起诉开发公司,东安区给于担保。于是,形成2011年5月会议纪要,东安区、兴隆镇、村委会、开发公司均盖章确认,市场6760平房屋和村600平房屋,共计2900万补偿给村委会,开公司安置5000平方安置夭折。


  行政诉讼,

  鉴于民事判决下发认定受害人应向做出拆迁决定的行政机关主张补偿安置权利,法院2010年9月审理已过2月起诉期限为由驳回。经上诉、撤销、发回重审到2011年10月上诉,法院已过2年起诉期限的荒诞理由裁定驳回。

  东安区成立专案组

  行政诉讼起诉是政府国家赔偿,东安区决定推翻以上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书中关于受害人向行政机关主张被拆市场补偿安置权利的认定。还要吴昌华有病住院委托受害人的94年9月4日江南农贸市场全权委托书不能为真。东安区于2012年4月成立包括兴隆镇政府、江南分局等五个部门联合调查专案组,由政法委书记过慧牵头,调查相关的受害人代理科研所起诉村委会的法院判决书确认的事实,干起了不是职能的工作业务。

  专案组指令村委会报案,出办案经费  

  2012年5月,专案组为颠覆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书确认的事实,开始罗织罪名,指令村委会报假案,并指令村委会出数十万元办案经费,让村民出具证言配合公安局侦查楼主构成犯罪证据,以每月给付500元到终身为条件,贿买原村主任否定其代表村委会与本人所签合同。2012年7月4日,村委会以受害人私刻徐州六处作废公章和村委会签约合同理由报案,牡市公安江南分局以本人涉嫌诈骗受理。

  公安机关办案人疑罪从有先捕后侦冒充检察院工作人员审讯

  2013年2月初,江南分局将科研所 法定代表人曹广忠带到牡丹江采用取保候审的手段,制作3月3号否认与受害人签约是真实意思的笔录;否认任命受害人为徐州六处负责人是真实意思的笔录。当日晚江南分局将受害人从家带走,由市公安局办案侦查,4号零晨以诈骗刑拘,因在受害人处搜查的徐州六处公章不存在假,8号改换妨害作证罪批捕侦查。 批捕后江南分局笔录记述人及市公安局刑警侦支队大队长宋金福冒充东安区检察院工作人员讯问受害人的假笔录上签字,且8号批捕后的讯问笔录均填写批捕前的时间。这一审讯主体错误、程序违法的行为,有同步录音录像证实。对曹广忠用30分钟不可能完成的11页笔录,无疑是提前准备好让曹签字,且在笔录中提示曹在检察院和法院作证时要和公安机关证言笔录说的要一致,该笔录记载有同步录音录像证实。


  公、检、法三家办案人员抱团造假,隐瞒数册卷宗证据

  2013年6月8日,江南分局致东安区检察院起诉意见书附卷宗【6册】。
  2013年11月8日,江南分局致东安区检察院起诉意见书附卷宗【5册】,期间2次退回补充侦查证据应【2册】,公安机关隐瞒【3册】卷。
  2013年11月22日,东安区检察院王维霞在起诉书附卷宗证据【5册】,隐匿公安机关6月8号起诉意见书附【6册】中的【1册】卷宗和两次次退补的侦查证据【2】册。
  2013年12月16日东安法院刑庭王洋和王维霞串谋,在立案通知书附卷宗【2册】,隐匿检察院起诉书附【5册】中的【3册】证据。


  法官删除证人出庭对受害人有利证词,意在定罪

  2014年2月11日开庭,取保候审的科研所法定代表人曹广忠因出庭证词与公安机关证言笔录不一致,和起诉书指控相悖,违背了公安机关2013年3月3日做笔录时曹广忠保证在检察院到法院和公安笔录一样的承诺。公安机关于3月6号做曹广忠与出庭证词相悖的证言笔录,为第2次开庭使用。

  2014年6月24日,东法院作出【2014】东刑初字17号判决书,判决本人犯妨害作证罪6年刑期。受害人发现主审副院长林忠民和公诉人王维霞共三次提问曹广忠,关于指控犯罪证据是什么时间出具?,曹三次回答是在2003----2004年出具,以此方式否定了起诉书指控的是2000年8月出具。该三次问答均被王洋和林忠民删掉。有2部录音录像证实。

  本人不服判决,上诉。2014年12月17日,牡中【2014】牡刑一终字第32号裁定书,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一审判决、裁定发回重审。

  法官不准证人出庭质证、作证,歪曲、捏造事实

  2015年3月30日该案由爱民区检察院起诉,爱民法院审判。起诉书附卷【4册】,隐匿公安机关2013年6月8日致东安区检察院起诉意见书附的卷宗【6册】中的【2册】。

  爱民区检察院起诉书,将2000年3月结案的牡中【2000】牡民初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卷中存在的证明受害人是负责人的委托书、答复意见、徐州六负责人的任命书,故意歪曲为本人是在科研所2000年8月起诉村委会的牡中【2000】牡民初字第30号民事案中遂去徐州指使曹广忠出具的伪证的指控。将该案牡中法院委托徐州中院调取的2000年11月8日徐州工商泉山分局证明,是受害人指使曹广忠去工商机关办理的伪证。针对起诉指控,受害人答辩陈述材料,准备了42份证据,证实公诉人是歪曲、捏造,与事实根本不符。尤其是该民事案一、二审判决被撤销,裁定发回再审的牡中【2003】牡监民再字第1号民事判决案,不存在起诉书指控的2000年11月8日徐州工商泉山分局证明的事实,受害人在该案代理科研所诉讼也没有出示过该工商证明,而起诉书指控受害人采用威胁、贿买、引诱、欺骗等手段指使曹广忠到工商局出具,致使科研所取得了诉讼资格胜诉,后受害人受让合同权利,通过诉讼取得财产,其行为妨害了司法机关的正常诉讼活动,构成妨害作证罪。

  2015年10月8日爱民区法院【2015】刑初字第51号刑事判决书,主审法官不采纳受害人答辩、陈述及42份书证均证明公诉方起诉指控没有事实根据的问题,不准证人出庭质证、作证。采纳公安机关的全部证言笔录作为定案依据,支持公诉方歪曲2000年3月前存在的委托书、答复意见、徐州六处任命书,是受害人2000年8月后指使曹广忠伪造出具;认定法院委托徐州法院调取的2000年11月8日徐州工商泉山分局证明是受害人采用威胁、贿买、欺骗、引诱等手段指使曹广忠办理,故意歪曲、捏造、认定受害人在发生法律效力的牡中【2003】牡民监再字第1号民事判决案,出示了起诉书指控的2000年11月8日工商证明,致使科研所取得了诉讼资格,妨害了司法机关的正常诉讼活动,判刑4年。

  受害人, 2018年11月1号 , 电话18545388182

热门文章

人物观点

更多 >
人物银保监会两个月重罚险企3500万
人物长沙四方坪福特4S店 承诺前后不一
人物爆料泰然金融私自让客户投泰薪网

推荐专题

更多 >

合作协会